梦幻西游私服
Loading
您所在的位置:梦幻西游私服 > 梦幻热门 > 正文

梦幻西游大赛的小说 茶兰花,相见很晚

作者:梦幻西游私服 来源:原创 日期:2017-7-21 19:11:35 人气:50 加入收藏 评论:0 标签:

偃无师,人族,性格正直,品行端正,是化生寺的首席大弟子,梦幻西游化生寺和大唐官府离的很近,大唐官府程咬金的首席大弟子剑侠客常常与之谋面,也常常一同做活动做使命,时刻久了成了存亡相交的朋友。


在一场三界征讨蚩尤的战役中,机缘巧合,偃无师爱上了魔族女子鬼潇潇。

鬼潇潇是牛魔王的关门弟子,聪明伶俐,很是讨人喜欢,又加上是最小的女弟子,牛魔王对她更是心爱有加。

得知自个最心爱的女弟子爱上了人族的偃无师,牛魔王忍不住怒气冲冲,魔王寨的门规中有一条人魔不能通婚,牛魔王素常就对化生寺的老和尚没一点好感,更何况对方是化生寺的首席弟子,要他赞同这门亲事,更是比登天还难。

但是鬼潇潇心意已决,任师父恩威并施,即是不改初衷,惹得牛魔王大动怒火,派人把鬼潇潇囚在碗子山波月洞。

得到心上人被软禁的消息,偃无师心乱如麻,翻来覆去几夜没睡个囫囵觉,他没有勇气把这件事告诉师父,装在心里又憋的难过,总算找了个时机向自个的好朋友剑侠客一吐为快。

“这事还要等啥,我以为燃眉之急是先把潇潇救出来,然后你们在一同浪迹天涯,远离这三界的是是非非。”

剑侠客是个小暴脾气,听了这话头上冒起了三把火,他素常的口头禅即是“我要解救国际!”现在朋友有难,岂能坐视不管。

“你是说让我和她私奔?却是也有这个想法,只需能和潇潇在一同,管它是生是死,上天仍是入地,但是我忧虑的是两个门派因而而起争端……”

偃无师两道眉毛拧在了一同,比心中的对立还要纠结。

“救人如救火,哪里管得了那么多,先把潇潇救出来再说。”

剑侠客拿出自个的法宝和擒龙宝剑,立刻就要出发。在他的感染下,偃无师登时觉得热血上涌,骨子里正本还有的一点窝囊早就扔到了九天云外,没有多商量啥,朋友二人连夜赶到碗子山波月洞,通过几场恶战,破了许多机关,最终总算顺畅地把鬼潇潇救了出来。

离波月洞不远的地方有一座破庙,庙前蓬蒿长得比人还高,如同很长时刻没有人来过,由于膂力耗费过大,三自个又累又乏,看到庙门虚掩着,偃无师开门走进去,身后的鬼潇潇一身红衣垂下青丝,宛如晚上的精灵。

庙内佛像落满尘埃,现已看不清底细,对于万分疲乏的人来说,地上的一堆堆干草比柔软的大床还要诱人,简略清扫一下,又吃了些干粮,三自个坐了顷刻的休整。

第二天破庙之前,初升的太阳见证了私奔的一对人和剑侠客的离别。

“偃兄,我要回师门去了,你带潇潇一同走吧,走的越远越好,让所有人都找不到你们,只需你们平安,我甘心从此再难相见。”

剑侠客豪爽地抱了抱拳,大声说道。

“好,小弟谢谢你的仗义相助 ,咱们无妨就此道别,青山不老,绿水长流,今后咱们必定还会团聚。”

尽管只是眯了很短的时刻,偃无师和鬼潇潇现已显得精力了许多,由于时刻急迫,来不及多说啥,三人当下洒泪道别。

自三人分别后,剑侠客回师门持续修炼,偃无师和鬼潇潇下了碗子山,全国之大,竟不知何处能够安身,前路苍茫,只要散步前行。

几日奔走,二人到了须弥山,这一带关山坚持,峡口逼仄,深沟险壑,奇峰挺拔,绿树成荫,飞鸟成群,任是景色再美,当下二人也无暇欣赏。

“小师妹,你竟敢为一个男子变节师门,师父特地派我抓你回去。”

听到这一声断喝,鬼潇潇如同当头被浇了一盆冷水,她知道是师父派人来抓自个了,这声响即是大师兄巨魔王的声响,要是他一自个还好抵挡,但是后边还跟着七个,牛魔王的八大护法弟子一个也不少,尽数在此,看来今日他们是劫数难逃。

“巨魔王,你不要逼人太甚,得容人处且容人,无妨放咱们一马,余情后报。”

偃无师巨剑一横,挡在狭隘的山道上。

“呸!你这小子终究用了啥龌龊手段,又骗得我小师妹为你颠三倒四,甘心变节师门,今日看我不杀了你。”

巨魔王扬了扬手里的业火三灾,一副得理不饶人的姿势。

“好,已然于理上说不通,那咱们就手上见个高低吧!”

面临八个凶神恶煞的追兵,偃无师面无惧色,傲然道。

“停手……”鬼潇潇满脸凄然,看了看八位师兄,又转过了脸向偃无师道“无师哥哥,你们着手让我帮谁?我既不能看你惨死在他们手里,也不肯和他们同门相残……”

“潇妹,这是我和他们之间的事,你不必管。”

偃无师怕鬼潇潇遭到伤害,把她推到一边。

“敢做敢当,这才像个爷们。”

听了这话,巨魔王仰天狂笑。

“无师哥哥,你是真的爱我吗?你到底有多爱我?”

鬼潇潇拉住偃无师的衣袖,眼里满是等待的神色。

“潇妹,这都啥时分了,你还有心说这……”

偃无师觉得有些哭笑不得,女性真是古怪的东西,在这种景象之下,竟然还能问出这种问题。

“那你愿意为我去死吗?或者……陪我一同死?”

鬼潇潇脸上的神色愈加仔细。

“潇妹,为你死一千次一万次我都愿意。”

偃无师没有一丝犹疑的答复。

“好,无师哥哥,我就算变节师门,更不能和同门师兄着手,也不肯意和他们着手,现在前无去路,后有追兵,咱们一同跳下这山崖吧!”

鬼潇潇脸上掠过一丝惨然,很快又强装出一丝浅笑。

双拳难敌四手,更何况他们是八自个,偃无师知道就算是着手,就算是能杀了他们一两个,自个也不免一死,左右都是个死,不如满足了潇妹的愿望,为心爱的人做啥都不需求去想太多理由。

千古困难唯一死,而这对恋人如同没有把逝世当作一回事,趁着巨魔王几自个还没有反响过来,一片惊呼声中。鬼潇潇和偃无师一同相拥着跳下了周围的万丈深渊。

能和心爱的人在一同,逝世也是甜蜜,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,闻着鬼潇潇秀发的香气,偃无师觉得逝世并没有啥可怕,幸福的闭上了眼睛。

遽然,他们下坠的速度慢了下来,睁开眼,偃无师看到鬼潇潇撑开了她那把特别的兵器__一把漂亮的伞,“浮生旧梦”

“潇妹……”

偃无师颇感意外。

“这么咱们就未必会死了,在上面我之所以不撑开,即是要让他们知道咱们跳下山崖必死无疑。”

聪明的人在啥时分都有聪明的一面,鬼潇潇即是。

但是接下来意外呈现了,他们相拥在伞下,乘风下落的过程中,崖壁上探出的一棵松树长长的树枝在伞上戳了个洞,浮生旧梦上多了个洞,加快了他们下坠的速度。

“无师哥哥,我累了,你拿住伞。”

鬼潇潇柔弱无骨的身子如同变得更软,软得像一片云彩。

偃无师用一只手捉住伞柄,另一只手臂环在鬼潇潇的腰上。

“只用一只手捉住伞很累的,无师哥哥,你用两只手抓着,我抱住你就行了。”

鬼潇潇愈加抱紧了偃无师,让他腾出抱在自个腰上的手,去捉住伞柄。

“好,潇妹,你必定要抱紧我。”

伞柄很滑,偃无师真怕自个一个抓不住就会出意外,依言用两只手捉住了伞柄。

现已明晰的能够看到地上了,绿草如茵,富贵似锦,就在这个时分,鬼潇潇俄然松开了抱住偃无师手,断线的纸鸢相同坠了下去。

“潇妹……”

偃无师哪里想到这种时分会出意外,赶忙伸手想去捉住鬼潇潇,但是哪里还抓得到,伞下少了一自个的分量,降低的速度又变得缓慢起来,而红衣似火的鬼潇潇,却像是一颗焚烧的流星飞向地上,两人的间隔越拉越长……

“潇妹……”

听到这叫声的人,才会真实懂得啥叫撕心裂肺。

落到地上,偃无师扔下浮生旧梦,飞驰曩昔抱住了鬼潇潇。

“无师哥哥,伞破了,经不起两自个的分量,咱们还抱在一同下坠,两自个都会死,能活一个,我期望那自个是你,能为自个的爱人献身,也是一种幸福。”

鬼潇潇气若游丝,脸色惨白,嘴角渗出鲜血。

“那你为啥不让我跳下来?你活着?”

这个时分还能怪谁呢?要怪偃无师只怪自个太愚钝,他把鬼潇潇紧紧抱在怀里,如同抱得松了就会失掉她相同。

“无师哥哥,不管存亡,我都会永久陪着你的,假如我死了,就会开成荼蘼花,永久陪伴着你。”

鬼潇潇强打起精力,安慰他道。

“你死了,以为我还会活着吗?没有了你,我一人又岂能独活?”

偃无师把嘴唇贴在鬼潇潇脸上,却感到一丝冰凉。

“傻瓜,就算我死了,你应当活着好好等我,来世我仍是你的,啥时分,你采完了人间的荼蘼花,即是我重生与你相会的时分。”

鬼潇潇的声响越来越卑微,总算阖上了眼皮。

三生三世以后,偃无师仍是没有等来和鬼潇潇的重逢,但是他仍然没有忘了采撷人间的荼蘼,没有忘了荼蘼花了,便能相遇。

这个故事流传了好久,后来这个漂亮的故事呈现在梦境西游,再后来,有个梦境西游玩家为他们写了一首诗。

荼蘼花了

在这幽静时刻

晚上像一团黑色的油漆

把怀念的天空一点点占据

而那些对于你的传奇

成了缄封心底的秘密

还有谁会旧事重提

你的走近和脱离

都是相同悠远的间隔

像苍茫夜空中的星子

有时含糊 有时明晰

含糊时是一种痛苦

明晰时是一种欢喜

也许我唯一的走运

是没有失掉珍贵的回忆

还能够在生命的湖畔

一遍遍濯洗宿世采撷的荼蘼

等待有天你会通过

再次打扮你的漂亮

作者编辑:梦幻西游私服

    本文网址:www.taoxihuo.com
    合作网站:(梦幻西游)
    更多>>网友评论
    发表评论